测试页面

媒介融合语境下广播电视经济性规制研究(一)

来源:安徽广播电视台编辑: 查看数0评论0

  1绪论

  1.1选题背景与意义

   201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正式发布,把推动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写入规划纲要,纲要还提出,加快传媒体制改革,推进公益性文化事业单位改革,创新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立事业单位法人治理结构;推进经营性文化单位改革“转企改制”,使其成为市场主体,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建立公平公正、竞争有序的现代文化市场体系,完善符合文化企业需求的运行机制和国有文化资产管理体制;鼓励文化企业跨地域、跨行业和跨所有制经营和重组,提高文化产业规模化、专业化和集约化水平。该规划纲要为文化产业和文化事业的发展指明了原则和方向。与此同时,2011年10月,中国共产党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研究部署了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任务。

  1.1.1选题背景

  在文化体制改革的背景下,广播电视领域的改革也如火如荼的进行。随着数字技术的发展和有线电视数字化的双向改造,模拟电视时代的频道资源稀缺状况得到解决,为内容产业发展提供了巨大的市场空间,而传统的自产自销、前店后厂的制播合一的体制阻碍了广播电视产业的发展。2004年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以下简称国家广电总局)颁布《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管理规定》,允许获取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的机构从事专题、专栏、综艺、动画片、广播剧、电视剧等广播电视节目的制作和节目版权的交易、代理交易等活动的行为,这一规定促进了社会资本参与到广播电视节目的制作当中来。2009年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更名为上海广播电视台,总台全资组建了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拉开了制播分离改革的序幕,上海广播电视台成为一个播出平台和新闻制作的事业单位,对电视节目进行规划、评估、审核、收购和播出,而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成为集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新媒体运营服务以及传媒相关业务于一体的媒体产业集团,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成为市场主体。上海东方传媒集团的制播分离改革,不仅是一场内部管理机制改革,更是一场广电体制改革,具有分水岭意义。在三网融合领域,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广电网、电信网和互联网三网融合成为现实,原来相互独立的各行业的技术、产品和商业模式相互补充和渗透,促进了新产品和服务的产生,垄断的市场结构向可竞争性的市场结构演进。但是由于我国广播电视资源和电信资源分别是广电总局和工业信息部监管,并享有资源的独占性和利益的专属性。如何打破不同利益部门的利益链条,切实解决资源控制、利益归属和分配、政府监管的关系,建立一个充分竞争的三网融合产业格局,避免政出多门和管理低效,这是政策规制者的重要的命题。另外,一些规制者既是政策的制定者,也是企业的经营者,与下属企业有着不可分割的利益关系,不免导致“政商共谋”和“规制俘虏”。

    由于我国广播电视资源是按照行政等级来赋予的,呈现出条块分割、地区分割、行业分割的局面,无法实行跨地区、跨行业和跨媒体的发展和整合,也就无法实现规模经济、范围经济,也不符合传媒产业的发展规律和市场经济发展规律,以致我国广播电视媒体出现了“大而不强”的局面。随着媒介融合的发展,传媒产业的市场环境、产业边界和产业结构发生了颠覆性的变革,世界各国在这场革命之前建立的传媒规制遭受根本性挑战,原有市场环境和产业结构基础上建立的纵向分割、横向分离的规制体系需要改变,国家有关部门也在用实践先行、理论跟进、政策追认的形式进行探索。例如,2006年成都传媒集团成立,将成都广播电视台和成都日报报业集团合并组建而成为国内第一家中心城市跨媒介集团,产业涵盖创意产业领域的主要部分,包括报刊出版业、广播影视业、网络传输业、广告会展业等,是典型的创意产业。又如,牡丹江传媒集团由原牡丹江广电集团与报业集团重组而成,拥有广播、电视、报纸、杂志、网站等多种媒体资源,产业领域涵盖影视动漫、出版发行、网络传输及增值服务等各个方面。但是,广播电视领域在横向兼并、纵向兼并和混合兼并的过程中,如何保护公共利益?如何在并购过程中做好反垄断规制,保护广告商和消费者的利益?如何在产业化的过程中保护文化产业的发展和信息安全,协调发展公益性事业和经营性产业?这些都是广播电视体制改革的重要命题。


 

   近年来,政府规制经济学、政治学分析以及规制绩效评估成为研究的热点,特别是对于外部性、信息不对称、垄断性与公共产品的领域,在市场化和全球化的背景下,如何通过政策规制改革提高产业效率、降低运营成本、提高广播电视服务质量,对于完善规制措施,提高规制的效率与公平至关重要。制度也是生产力,许多研究者把注意力放在如何提高节目的收视率,延伸产业链的研究中,殊不知制度的建构是否科学和合理对于一个产业的规模和竞争力将起到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在媒介融合时代,西方国家对于广播电视产业、新闻出版产业和电信产业等信息产业放松结构规制,调整行为规制,进一步繁荣了文化产业,并使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和出口强项,这对于我国致力于发展文化产业,并力图“走出去”和发挥“软实力”战略,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1.1.2选题意义

  实践意义。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伴随着经济技术与西方管理理念的发展,世界的传媒规制发生了重大的变迁,也极大的促进了传媒产业的发展,同时也成为传媒领域学术研究的重点。例如在新自由主义的思想浪潮下,许多国家放松结构和所有权规制,鼓励竞争,不同媒介之间的并购重组,形成大媒介集团,电信与广播电视产业互联互通,对等进入,以及规制机构的合并、建立大的规制部门等等,促进了西方传媒产业的极大发展。在这一背景下,中国传媒如何打破地域、行业、部门和所有权之间的壁垒,提高效率和公平,借鉴西方发达国家的规制经验,做强做大,消除恶性竞争和重复建设,对媒介融合时代的传媒规制体系建构具有一定的实践意义。在媒介融合进程中,未来的全球产业竞争首先体现在规制改革竞争,传统的规制无法适应媒介融合的实践,需要探索新的规制模式,在规制机构的建立、规制的价值取向、规制的重心和规制的框架等方面进行重新设计,建立可竞争性的市场,促进传媒产业的发展。理论意义。国家“十二·五规划”把文化产业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并确立了文化产业和文化事业分类运行和分类发展的方针。作为文化产业主要组成部分的传媒产业的发展到了一个关键点上,2011年全国5000多家非时政类报刊在一年内开展“转企改制”,摘掉戴了23年“事业编”的帽子,以企业身份进入市场。广播电视也在制播分离、三网融合、内容规制等方面进行改革,决策部门在保证舆论导向正确的前提下,放松市场准入条件,促进传媒产业的发展。但是,传媒改革实践亟需学术界提供理论支撑,为中国传媒体制改革提供参照理论与思路,例如传媒政策制定中政治、社会和经济价值理念之间的平衡问题,新闻传媒业的自由及其法律界限问题,传媒运作的市场逻辑和公众利益的平衡问题,传媒业投资政策、市场准入的放宽、规模经济与范围经济、反垄断等,本文试图以规制经济学为工具对广播电视规制进行初步的理论探索。

    首先,为广播电视规制从行政管制到产业规制的转变提供理论参照,从而使规制部门更加注重规制的科学性、合理性和公正性。特别是本文提出的规制主体、规制原因、规制手段、规制效果等概念,对于突破“事业单位,企业化管理”的惯性思维提出新的视角和思路。经济性规制是指在自然垄断和存在信息偏差的领域,政府机关用法律权限、通过许可和认可等手段,对企业的进入与退出、价格、服务的数量与质量、投资、财务会计等有关行为加以限制。规制经济学是对政府规制活动所进行的系统研究,是产业经济学的一个重要分支,目前国外的规制经济学发展已相对成熟,体系较为完整,基本形成了一门相对独立的学科。经济性规制理论的引入对于解决我国广播电视的领域的越位、缺位和悖论现象提出新的解决思路。

  其次,充实传媒产业融合理论。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产业的边界逐渐呈现出相对性和动态性,产业融合成为不可逆向的趋势,将对原有的产业组织和产业结构产生深远的影响。传媒产业融合,有利于节约成本和提高资产利用效率,有利于促进有效竞争和改善绩效,有利于产业升级效应。产业融合现象在经济学领域成为研究的热点,但是在传媒产业领域研究的不够,所以这方面的研究将对于我国组建大的传媒集团,甚至是文化产业航母,实现做大做强的战略有一定的理论指导意义。

  再次,将有效竞争理论引入传媒产业,经济学领域的有效竞争主要表现为:市场上存在众多的买者和卖者,没有垄断现象,新企业能进入市场;存在优胜劣汰的压力,促使企业改进产品、降低费用,使生产集中在效率高、规模适当的企业中进行;能避免过高的销售活动费用。有效竞争理论对于改变我国按照行政级别配置媒体资源的现状有理论指导意义。例如,节目供应和网络传输方面的行政垄断,生产集中度不高和缺乏规模经济问题,千台一面、恶性竞争现象,有效竞争理论提供一个新的研究视角。

  最后,为解决我国广播电视节目的泛娱乐化、“三俗化”和同质化等问题提出新的理论视角。广播电视产业是一个有着市场失灵的领域,西方国家为了弥补市场失灵,实行公共广播电视和商业广播电视并行的双轨制,以平衡公民权和消费者主权、公共利益和商业利益,避免了泛娱乐化和商业化的趋势。本文在广播电信信号覆盖和节目供给方面引进公共服务、外部性和信息不对称理论,提出新的视角,为实现广播电视公共服务均等化,保证信息、教育和文化等正外部性节目的均衡供给提供路径选择。

  • 国内
  • 国际
  • 财经
  • 文娱
  • 体育
  • 社会
  • 合肥
  • 芜湖
  • 阜阳
  • 安庆
  • 六安
  • 宣城
  • 亳州
  • 黄山
  • 蚌埠
  • 淮南
  • 马鞍山
  • 淮北
  • 宿州
  • 池州
  • 铜陵
  • 滁州